An Arundel Tomb
Philip Larkin
Side by side, their faces blurred,
The earl and countess lie in stone,
Their proper habits vaguely shown
As jointed armour, stiffened pleat,
And that faint hint of the absurd -
The little dogs under their feet.
Such plainness of the pre-baroque
Hardly involves the eye, until
It meets...

 
2018/6/15    

如果放纵可以不超纲
如果最危急时也体面
如果一直争取
如果一直坚定
就能一直可爱

 

余秀华

我不想让玫瑰再开一次,不想让你再来一遍
风不停地吹,春天消逝得快,又是初夏了
吹过我村庄的风吹过你的城市
流过我村庄的河流流过你的城市
但是多么幸运,折断过我的哀伤没有折断过你

偶尔,想起你。比如这个傍晚
我在厨房吃一碗冷饭的时候,莫名想起了你
刹那泪如雨下。
这无法回还的生疏是不能让我疼的
再不相见就各自死去也不能让我疼啊
陌生的人间,这孤独也不能叫我疼了

真是说不出来还有什么好悲伤
浩荡的春光里,我把倒影留下了
把蛊惑和赞美一并举起了
生命之扣也被我反复打过死结
然后用了整个过程,
慢慢地,慢慢松开

但是这个世界你我依旧共存
还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2018/5/7    

早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这才是每天应该全力以赴奔跑的原因。这才是应该在风雨里也步伐升盈的原因。

 
2018/5/5    

潮水终于退去后裸露沙滩般的心情。
有些空荡,有些忽冷忽热,有些燥。

 
2018/5/3    

漂泊

彭千郡


这个时候

我坐标北京的窗户应该被阅兵的飞机吵醒

我抬头

以为美国警用直升机是今晚的月亮


一行人启动了他们的黑色卡车

我靠在禁止停车的站牌上

远远地走开吧

远远地

走开


我带了一件风衣

却没有用它抵挡什么凛冽

直到今天把领子也竖起来

我找到了救生楼梯的方向

却从未有逃生的需要

直到今天走下它

想看看自己的旅店窗户


在电灯的线路断裂之前

它都会坚定不移地为我亮着


你是不是也曾经觉得

离开床头的那盏台灯

你就开始漂泊

傻瓜

工业为我们准备好了一切

任何...

 
2018/4/18    

小说

彭千郡


故事可以结束在突如其来的风暴里

没有人归来

也没有人淋雨


人们建议我写小说

但我所有的尽是结局

不知道雨季怎么开始

不知道人们怎么相遇


人们不建议我做记者

但我可以从报纸里偷一个相遇

雨季从晒伤开始

他的雨伞交换她的阳伞


故事结束在黑云压境的风暴里

没有人归来

也没有人淋雨



如果有来生


我们活过一次就等于没有活过。生命是一张成不了画的草图——米兰·昆德拉


来生我会是一个高大的男子

沉默寡言


学生时代有关生物和...

 
2018/4/18    

我要做到所有你没做到的东西。你如此自私,那我至少要比你更用心和无私。你阴晴不定,我至少要在最冷漠的时候保持对人最基本的耐心。你出尔反尔,我至少要答应就做到。你健忘,我要记得更多。

毕竟这一世,你做到的我都做不到。


 
2018/4/16    

请走得远远,

再回头张望,

再回头张望,

是什么时候,

自天而降?

 
2018/4/14    

在斯大林公园

1.

松花江,风有多暖呢?
冰不但没溶,反把彼此扣在一起。
似乎冬日仍旧活着,似乎
你来早了,看不见笑话怎么诞生,
从一个冷冰冰的怀抱。

2.

但是你不请自来。
高大的纪念柱,壁画何时铲掉的?
只余一行煞白的标语。
树木死了,移走了,留下者更像骷髅。
没有一片树叶遮住它的羞耻。

3.

这列长椅留有你的旧痕。
还有她的,她的……你已叫不出姓名,
但你怀念每一团温软的幻影。
——遗忘试验成功啦!
试验者多么厉害,顺手灭了青春。

4.

异乡人,你从未来过哈尔滨,
但却左右这里的命运。
草不敢早绿,花不敢早开。
资产阶级小魅力只能躲在
黑仓库的黑胶碟里。哦,冒犯多么美!

5.

阴影在游荡,在杀死
白昼留下的地盘。或像一滩水
渐渐侵蚀干燥的白地。
那滩雪水,...

 
2018/4/14    

至易至难道别。

对于每一个还算聊得来的人,都希望他们留下。

可总是阴差阳错,一个个离开的大多都没句再见。

所以最后能有几场失去是用一个体面的道别结束的呢。

不求善始善终,可缘分吝啬的,连个有始有终都不愿给。

如此,太多难以释怀啊。

如此,宁愿不曾遇上啊。

 
2018/4/13    

顾城诗几首

回春

长长的柳丝浸在水中,

荡起一丝丝银亮的波汶,

鱼儿惊慌地潜没了,

带着旧日的钓痕。


路是我们的

路是我们的,

还有小树,

还有那条黑黑的河。

城市走不过来,

只好等着,

灯都困了。

你为什么笑? 

是学月亮? 

夜云刚刚飘过……


铭言(二)

用堤,

可以捕住无边的浪; 

用帆, 

可以捕住无形的风; 

用爱, 

可以捕住无踪的梦; 

用钱, 

可以捕住无情的心。


礼貌

被人丢弃的

我总默默寻找。 

被人争夺的,

我总偷偷丢掉。...

 
2018/4/12    

© 汩汩 | Powered by LOFTER